關於部落格
Walking, Talking, Smiling, Traveling, Eating
People in the city
  • 209757

    累積人氣

  • 19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2014/10/29 NKSC演講-North Korea Human rights violations(北韓對人權的侵犯)

NKSC Speaker Series #2 talk: "North Korean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 orphan's account and recent developments in the UN
Presented by Professor Hong Seong-Phil and William
------

昨天晚上聽完演講雖然很高興地去吃了鳳雛燉雞, 但腦海裡一直想著演講的內容,回到家之後又有點睡不著>"<

這是第二次參加NKSC的演講, 當天的主講人是延世大學法學院的教授Hong Seong-Phil以及脫北者威廉


從北韓逃脫到別的國家的人被稱為「脫北者」,關於脫北者大家可以在新聞媒體上看到他們如何指責北韓多麼殘忍 但今天當場聽到脫北者訴說他的心情時 感覺真的是不一樣
 
上週的演講主講者是原北韓勞動黨的高階幹部,但對於脫北細節他沒有多談,演講內容主要注重在中國北韓關係
 
不過本週的演講請到延世大一位專注在北韓人權問題研究的教授以及一位正在東國大學就讀的脫北者
 
這位脫北者叫威廉,父親是警察,但因為參與走私所以被送進勞改營,母親則自行脫北到南韓生活,他姐姐現在還住在北韓

他小時候被送到孤兒院,當時有47個孩童,後來只剩下16個,大部分都死於腹瀉脫水。他
們其實三餐都有的吃,但食物都是無油的,這些食物是由UN供應
 
長大後他自願到平壤去當士兵,每天早上5:30起床,中午12點用餐(只能吃半小時),晚上
九點吃晚餐然後回家,12點睡覺,日復一日過了三年
有人問他為什麼你做事那麼認真,他回答說因為他想要入黨過更好的生活
對方跟他說,你們家的背景不可能讓你入黨的,你死心吧!
過去三年那麼認真的威廉覺得沮喪 難過 而且很憤怒 當自己努力那麼久才知道自己所追
求的目標成了一場空 他下定決心要脫北
 
他跑去找他的姐姐,開心地一起生活幾個月後,姐姐結婚了,看到姐姐過得很幸福的樣子
,取消了說服姐姐一起脫北的念頭
 
他找上了掮客,連同威廉總共七個人(大家都互不認識)一起脫北,其中只有一個人成功,
其餘六人(包括他)被送勞改營
 
他說,你能想像被槍指著頭的感覺嗎?但我還是活下來了

在勞改營的兩個月,面對的是殘忍的凌虐,施虐者都是經過專業訓練要凌虐他們的,他全
身上下都是血,眼睛也看不太清楚,在那裡有個地方在燒東西,他們有時會把死掉的人的
屍體拿去燒,每當問到那味道他都覺得快暈倒。他常常因為一些莫名奇妙的小事被懲罰,
被虐待到數次想要自殺,後來他發現一個方法會好過一些,就是當對方在打人的時候,讓
他打頭,昏厥過去的話比較不會感覺到痛(聽到這裡我覺得好難過)
 
後來在移送到另外一個地點時他找到機會成功逃跑了,也成功跑回平壤,最後再次脫北
 
從北韓逃到中國,再逃到泰國、寮國,最後在2010年八月到了韓國,現在在東國大學唸警
察行政,他說~即使不知道父親是生是死,他還是想像父親那樣成為一個警察,而且因為
自己脫北者的身分,更想要對抗惡勢力
 
其實威廉講話真的有點口音,聽得出來不是首爾音,他一整個就是個開朗然後皮膚黝黑的
大男孩,講話也滿有趣(整個很真性情,還說自己嗓門大所以不用麥克風也沒差),他一直
保持笑容,講到在勞改營的日子,他還說曾經被然而火燒過的鐵條戳,身上還有疤痕,問
大家要不要看...不過現場很多女生他就不好意思脫衣服了XD

Q&A的部分:
 
Q: 你會不會痛恨自行脫北到韓國的媽媽自己丟下你跟姊姊而脫北?
A: 一開始心真的很痛很傷心,不過當我自己也到韓國後,相關組織安排我們見面,媽媽問我「吃飯了嗎?」「現在在韓國用什麼名字生活?」我放下了一切的恨,因為感覺到"她是我的母親阿"
 
Q: 在韓國感到適應上最困難的是什麼?
A : 在韓國最難適應的問題是溝通,韓國人很愛用韓式英語,有時真聽不懂在說什麼. 另外有一次搭計程車的時候, 司機竟然問我從中國哪裡來的...我回他說我是大韓民國國民啊!!

Q: 你的身分是否帶給你困擾, 在跟女孩交往的時候是否順利?
A: 我曾經跟兩個女生告白, 但是都沒下文XDDD 我認為我自己還有很多不足的地方

Q: 我聽說在勞改營中要互相批評對方才能得到食物吃或是比較好過一些, 是真的嗎?
A: (碎碎念說這問題問得很好) 基本上CAMP有很多種, 可能別的CAMP有那樣的事情, 但我待的地方沒有~

Q: 如果南北韓統一的話, 對你會不會造成很大的衝擊或是不便?
A: 對我們脫北者應該不是甚麼問題, 因為我們了解北韓跟韓國的文化與社會差異, 但是對於韓國人來說會比較困難的

*威廉長得還算好看, 就是個皮膚黝黑的青春大學生 不過因為保護當事人所以不能拍攝照片(是為了生命安全...而且他還想以正常人的身份過活)


他後來還特別說到他很願意提到被虐的細節,請大家盡量問,別看他現在長得還可以,他在勞改營的樣子真的跟現在很不一樣,全身很髒又都是血

看著他的臉真的很難想像幾年前他曾經遭遇過的一切 他說他到韓國以前對韓國一無所知,但看的出來他很喜歡現在的生活 其實20年前的韓國對於北韓人歧視很重,現在當然還有一點 只是沒那麼嚴重了 誠心希望他可以在韓國好好地以韓國人的身分生活下去

另外幾句威廉說的話 

"如果快要死了, 我也想試著做甚麼事. 逃到韓國之前我對韓國一無所知, 韓國的罪犯有人權, 我甚麼都沒做卻被這樣對待..."

 
 
撇開政治不談,北韓人權進步一直是韓國努力的目標,聽完演講真的覺得很心酸,也希望
這樣的事情可以愈來愈少
 

關於教授演講的部分

他20年前左右在參加學生運動遇到了幾個說要對抗金氏惡勢力的團體(5個人,其中兩個年紀超大,然後有一個是阿姨年紀),一開始他真的完全不想跟他們扯上關係,因為「北韓人真的太不一樣了」,後來慢慢了解他們之後,有一天他遇到一對在北韓當醫生的夫婦,當時脫北沒現在那麼困難,他們跟兩個女兒一起脫北,但在過程中女兒被抓回去。下週他再去那個地方的聚會時沒看到那對老夫婦,才知道他們為了要找回女兒而到了中國,不過後來他們也被抓走,現在估計在勞改營了。這件事情讓原本有點抗拒跟北韓扯上關係的教授十分震撼,原本上週還看到的人怎麼就這樣被抓走了。

然而韓國人對北韓人的看法,因為我不是韓國人所以也很難回答,但我身邊的朋友並不會對北韓人有太大的意見,但還是有一點點隔閡啦(以前是真的很嚴重,聽說是跟北韓人接觸還會很不自在) ,不過我的韓國朋友們不代表全韓國人的看法就是了我覺得有時候也是要看脫北者的態度,威廉他真的很樂觀,也想好好珍惜在韓國的新生活,所以他認為對他來說在韓國不會有什麼大問題(而且他應該也有在學一點英文) 有時候在新的環境自己都不認同自己的話會很辛苦的

對於北韓權力核心的人來說, 兩百萬人死了, 他們還是可以活著, 北韓領導人/軍事/政治領袖們這10%的人在平壤享受其他90%的人的犧牲, 那90%的人認為努力奉獻的話已經就可以住在平壤, 孩子可以跟平壤的人結婚

過去北韓始終不願意針對人權問題做出回應, 但北韓終於開始回應了, 我們應該把那些迫害人權的人名列出來

辦演講的組織也是一位脫北者創辦的,他蠻有名的,現在也為了北韓人權到處演講
 
後來有人問延世大的教授,身為一般人我們能做什麼?
 
他回答:「如果是韓國人,那就跟我們站在同一邊,要不就忘記這一切。我們實在沒辦法
專注在韓國人權上,因為北韓人權問題更加急迫。如果你是外國人,你肯了解北韓問題就
是ㄧ大步了」

另外, 教授還講到他去參加國際型的活動的事情
有一次是他跟NKSC創辦人(也是平壤水族館作者姜哲煥)一起到東京演講時, 原本以為應該沒甚麼會來聽 想不到會場出現超多記者, 連CNN記者都來了
 有人跟他說~你要好好保護姜哲煥啊, 太危險了
他們當時因為經費不足所以住在YMCA, 他很認真地跟姜哲煥說你不可以亂跑
然後拿了一張椅子守在門口 後來他覺得愈想愈不對 到底誰該保護誰啊!! 你比較會打人, 阿我只是教授欸

還有一件事情滿有趣的 有他在UN會議上跟北韓代表碰頭時 當時中國代表很生氣(我忘記他說的原因了), 拿著自己桌上的名牌往美國跟德國代表身上丟, 誰不挑偏偏挑這種國家的代表
然後有人就跟他說~你去跟北韓人說叫他們不要有樣學樣
因為北韓人常常看到人家做甚麼都以為是對的 就跟著做
連中國人去上廁所 兩個北韓人也會站在中國人的一左一右
就年紀大的人來說 這不是好行為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